桃乐丝

赵高是命。高丧。

哑舍乙女向 赵高—求而不得

☞ooc有
☞心态大爆炸时期产物。
☞我永远喜欢他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咸阳,八月。
  砰的闷响,你直直跪在咸阳宫冰冷的宫道上,青石刻骨的寒意浸淫四肢百骸,明明是夏日,却阴冷如冬。高墙老树后的蝉,正不知疲倦的为即将经过的贵人将高歌演奏。
  你低下头,细细描摹着自己早已生起毛边的衣摆,眼角不经意的掠过渐渐逼近的黑衣窸窣,一列列,一排排。带来了酷暑的熏风。
  那风叫嚣着逼近你。
  眼皮支撑不住过分暑热,昏昏沉沉即将合上,却因头颅的无可依靠而猛然张大,你恍若大梦惊醒,慌张又促狭,正对上来人不屑的眸。
  绛紫的袍,褐红的发,仿佛生来便应睥睨天下,你的目光默然转向他方,做足了低等奴仆该有的谦卑模样,耳尖却控无可控的泛红。
  一切在人群远去后重归死寂,连蝉也不肯再鸣,热浪一阵阵将眼前的万物模糊了轮廓,你蹒跚的向前追着,却不知该往何方。
  你知道你追不上他,永远也追不上他。
  但是这并不能阻止你无可救药心悦他,思念他。甚至步步为局的高升,只是为走入咸阳宫的深处,再遥遥望一眼他。
   却从未想过步入咸阳宫将是身陷不复。
   直至他如碾碎一只苍狗般将匕首穿过你的胸膛,又毫不留情的抽出。你忽然明白,自己于他,不过茫茫刍狗,因撞破他的算计,而必须献祭上生命的刍狗。
   胸腔的鲜血顺着那匕首滑落,在你脸上溅出血花,他擦净那刀刃,神色如常的离开你渐渐僵硬变冷的身躯。
   你想着不久后人们会发现这咸阳宫里,又有一条如草芥似的生命因而消逝,他们匆忙的将尸首弃于荒野,任野狗虫蝇吞噬你的残躯。
   也一并将你曾爱过他的秘密吞噬殆尽。
   最后的最后,你却只能望着那远去的身影呢喃。
   “大人,你可知,求不得的心痛。”
—end—
  

评论 ( 6 )
热度 ( 59 )

© 桃乐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