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乐丝

赵高是命。高丧。

高亥。月夜

☞设定始皇最后一次巡游前一夜。
☞大概是个某种意义上的道别。但是道别未果XD
☞退网中。偶有脑洞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 咸阳的十月,仍是有着赤热。
    赵高踏过精致的回廊九转,路过的宫人将身体弯曲成谦卑的模样,向他道一句安。
    远远地宫殿闪烁着寂静的微光,像千万年前就已存在的星空,静谧又遥远,大宫无墙,反而使这一切都在不知不觉中笼罩在皇权巍峨的面纱里。
    赵高再明白不过,在明日始皇踏上不归路后,或许连新岁都无须来临,这座都城、乃至这个天下,皆可玩弄于自己的股掌间。
    王的长子是出了名的德才双绝,与他更是积怨已深,选择这样一位做傀儡君王,无疑是自投罗网。
    为了这个天下,他只能选择那个他看着一点点长大的小公子。
    这一切仿若是一场再滑稽不过的戏剧,他见证了那个孩子如春日新柳抽枝发芽一般的成长;见证了那个孩子第一次春心凡动;甚至用再简单不过的一句话,亲手促成了他的一片心思恍若东逝流水,再无归意。
    而如今更将要见证那个孩子的死亡。
    他这样想着,脚步却不曾停下。方才远处的宫殿已在面前宫门大敞,竹帘掩罩着未消的暑意,却将即死的蝉送了进去。
   “参见公子。”
   “坐。”
   那个孩子的声音是多寒冷啊,甚至令人察觉不出如今的赤暑。可是赵高知晓,在很久很久以前,在那个迷蒙的春日,他也曾与他一句句细细的说着前一日的见闻,哪个宫室的猫儿又生了小猫,哪个宫室的海棠开得最好。
   他更知晓,如今的一切,是他赵高一己促成的,怨不得别人,更怪不得亥儿。
   “公子,夜里冷寒,将衣裳披上。”
   手中堪堪悬在人肩上的衣服仿佛还残存着春日的余温,就像他还残存着最后一丝渺茫的希望,可是他怎么忘了呢,春日离开了,便再也回不去那个春日。
   “您与亥有别,无须劳您亲为,此后亥与夫子,唯有师徒之名矣。”
   无须亲为...好一个无须亲为。
   自此你我异路而别,此日之事,却不堪可想念。

评论 ( 4 )
热度 ( 53 )

© 桃乐丝 | Powered by LOFTER